依旧是咸鱼的安然

啊啊啊清光有那么那么好!!!
完了陷入清光沼出不来了QAQ
看完刀音痴迷三日清中……啊啊啊啊流司和麻璃央那么那么好看!疯狂打call!

狐之助日记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_(:з」∠)_

*沙雕文风,废话连篇

*日记体

*梗来自 @边潇

*我流本丸,我流cp

沙雕作者已经是条废鱼了【躺】,后续看反响随机掉落【大概?】,第一次尝试这种日记体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狐之助日记


公元2206年12月12日  大雪


大家好,我是5264号本丸的狐之助。

最近我们本丸的审神者换了冬日的景趣,天天飘雪花,简直是要冻死人……啊呸,狐!在屋子里完全呆不下去,冻的狐狸爪子都不想伸开。今天我正式提出了抗议,但是在审神者看着雪谜一般的眼神中,我就知道她完全没有听进去,准备悄悄溜出去反而被从头到尾强行撸了一遍:)。

所以!在这种水深火热【???】中,为了避免哪天本丸的刀子们在哪个犄角旮旯发现我被冻僵的尸体,我决定把我的家换个地方,新家的房间我都选好了,那个地方就是,本丸的温泉。

温泉那片区域其实挺大的,虽然可能是潮了点,但是暖和啊!最起码不用担心被冻成狐狸棒棒冰。然而我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有人过来泡温泉我该怎么办!!!正是因为忽略了这个问题,我才看到了接下来的一场大戏……过于精彩,槽点太多,等我捋捋思路考虑下该怎么写。

刚刚把自己的窝放到一个汤池最远的地方,也就是温泉门口附近。因为整个屋子都很暖和嘛,当然是要尽量远离水源了,不然毛湿了还是会冷的……咳,跑题了,言归正传,刚把窝放好准备进去美美的睡一觉,就听到外面有人说话,我一个激灵突然想起来这个时间好像本丸的刃们是要来泡澡了,虽然我是只狐,但是看着他们光着身子泡澡也会不好意思……啊,这个时候就不要纠结狐狸为什么会有不好意思这种情绪了好吗。

我把我的窝往石头后面拽了拽,考虑着要不我先悄悄溜出去吧,不然被发现了我好像一只偷窥狐一样那就太尴尬了。但是我才刚刚爬出窝还没下地,我从帘子下面就看到了他们已经到了门口。好吧,天要亡我,我只能飞快得又钻回去,盖好我的小被子只露出眼睛悄悄找机会准备溜出去。

来人好像还不少,今剑小天使,岩融殿下,小狐丸大人,石切丸大人……咦等等?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三条家集体约澡?欸不对,好像少了一个,三日月殿下没有一起来吗……我缩回被子里等着他们都进入温泉,把被子悄悄掀开一条缝,发现他们都背对着我,很好,悄悄溜出去应该没问题!温泉水声还蛮大的,只要他们不回头,我就不会被发现。

我悄悄从窝里面伸出一只爪子试探着出去,听到今剑小天使突然提到了清光宝贝。没错,我虽然是一只狐狸,但是在这个本丸里面,我最喜欢的刃是初始刀清光,嗯……好吧,其实我们都喜欢他,谁让他那么可爱!对每个人都超温柔啊啊啊!还会给我梳毛揉肚子!简直舒服到不行!如果没有本丸的刃们好像要吃了我一样的目光就更好了。

突然get了清光这个关键词,我脑子灵光一闪,他们三条家……好像都对我家清光宝贝有点图谋不轨?不行,我不能走,我要听听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于是我暗戳戳收回了我伸出去一半的爪子,把被子的缝弄得大了点,竖起耳朵听他们在说什么。水声有点大,而且我离他们太远了,就算我是狐狸也只是听了个断断续续。

“我们……会不会不太好?清光……生气了……不好哄啊。”这是石切丸大人带着点犹豫的声音。

很快今剑小天使的声音响起来,好像还哗啦啦地在玩水:“……超温柔的,上次我在走廊上跑,不小心把清光……他也只是揉了揉我的头,告诉我小心点,下次不要这样了,所以这次应该没事吧。”嗯???我家清光宝贝被怎么了啊?!水声太大了,重要信息都没听到!第一次后悔自己怎么选了这么一个地方,偷听【……】什么的简直太不方便了。

还没等我后悔完,岩融殿下就接过了话茬:“哈哈哈哈哈哈没错,清光应该不会计较那么多的。”老天,第一次觉得岩融殿下声音大是一个优点!!!快多说几句!!!

“嘛,反正是三日月让清光过来的,我们只是偶遇,不是吗?”口意,小狐丸大人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这真的不是给自家弟弟挖坑吗?!

还没等我感慨几句,小狐丸又开了口,听起来似乎带着点咬牙切齿:“他平时总是打扰清光做这个做那个,之前在三条家的时候可没觉得他有这么……咳,三日月平时让我们吃的亏够多了,这次怎么说都要……回来。”虽然还是断断续续的听,好在这次重要信息都没错过。

原来你们三条家内部斗争这么大的哦?果然是我喜欢的刃,魅力真的大!审神者都觉得三条家最难搞定的三日月都被清光吸引住了,我是不是要考虑一下把这件事告诉审神者然后让审神者好好的坑……啊不,是想想办法搞定他们三条家呢……

还没等我想到怎么跟审神者说这件事,就听到我家清光宝贝的声音:“三日月,我好累啊,想睡觉~”啊啊啊,是清光宝贝撒娇的样子!但是似乎带着点鼻音?感冒了吗?

“累了?泡温泉很解乏的,泡的暖暖和和的再睡觉会做美梦哦。”果然和小狐丸说的没错,果然是三日月和我家清光宝贝。

我悄悄从被子的缝隙往外面看,就看到一只染着红色甲油的手掀开帘子拉着后面的人走了进来。我的目光死死盯着被三日月拉着的清光的右手,喂喂喂!!!大庭广众!都看着呢!!快放开我家清光宝贝!!!

强忍住跑出去扑到清光怀里撒娇的想法,把头转到温泉那边,三条家的另外四人肯定也注意到他俩过来了,隔着温泉的雾气我都能看到小狐丸大人的眼睛一定是盯着他俩牵着的手的,哼哼,我等你们打起来!然后我就扑清光怀里撒娇求抱抱!

意外的是,小狐丸只是看了一眼就抬起头来,做出一副“哎呀好巧你们两个也来泡温泉啊”的表情。

呵,狐狸,这么能耐是不是要给你颁一个最佳戏精奖啊?

清光看了一眼在温泉里泡着的四把刀,似乎懵逼了一秒。喂!!!不要相信啊!!这些刃切开都是黑的!一肚子坏水呢!

“哦~小狐丸你们也在这里泡澡啊~”咦,是错觉吗,听到这句话我怎么觉得我的毛都要炸了呢?我看了看清光宝贝,总觉得他好像知道了什么。

不管了,我坐看事态发展!动了动耳朵,我把缝又扒拉大了点,吃瓜吃瓜。

呜呜呜,我家清光宝贝连下水的动作都那么好看!啊,太瘦了啊,应该多吃点!明天就让烛台切先生做点清光喜欢吃的糕点之类的给送过去!嗯,这个时候不要提偷窥狐谢谢。

清光进了温泉池子之后,自己找了一个地方闭目养神。三日月也紧跟着下了水,蹭到清光旁边,还从边上的架子上拿了一杯茶准备喂清光。

其他四人看到这情况哪儿还能坐的住,连刚刚还坐在水里不动如山的石切丸大人也拿出来了极短的机动往清光那边挪。

哦豁!石切丸大人您如果出阵也能拿出来这个机动,我想您也不需要五匹小云雀了啊!我暗戳戳吐着槽,眼睛一刻也不离温泉中的大戏,可惜就是少了一把瓜子。

最后,今剑不愧是极化过的刀,机动上天,抢先溜到了清光的另一边,还冲其余几个做了个鬼脸。其余几个气到不行,但是清光在闭目养神,应该是也不好发出更大的动作打扰到他,于是开始暗中较劲。

三日月凑到清光耳边,应该是询问他要不要喝茶。我只看到清光连眼睛都没睁开,只是点了点头,三日月就拿着茶杯往清光唇边凑。哎哎哎干啥呢,别以为清光看不到,其余几个在互瞪没注意,就没人知道你拿着自己刚刚喝过茶的杯子喂清光了啊!我狐之助可是在看着呢好吗!

我小幅度的朝着三日月扬了扬爪子,后来想到并没卵用,又悻悻地缩了回去,继续安静吃瓜。

石切丸好像注意到三日月喂清光喝茶这件事,趁着其余三只在争夺位子的功夫开始往三日月那边蹭,趁着三日月转身放茶杯的功夫成功挤开三日月拿到了清光旁边的位子。

看到这里,我忍不住给石切丸papa点了666个赞,这操作,这动作,简直比出阵的时候还利索啊,真的令狐叹为观止。

突然被挤开的三日月大概也是懵,怎么就放个杯子的功夫整个世界都变了呢,他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伸手准备揉清光头发的石切丸,拿起旁边刚刚放下的茶杯,倒了杯茶,就着清光刚刚喝过的地方把那杯茶一饮而尽,带着与平常别无二致的笑扭过头去看那边的三只继续争位子。

这个时候,清光放在岸上的手动了动,睁开眼睛揉了揉太阳穴,看到旁边的今剑正一脸乖巧的看着他,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捏了一把今剑的脸颊。啊啊啊啊我也想被清光揉脸!还想被清光顺毛啊quq。

清光扭头看到隔着石切丸的一脸委屈三日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拿过石切丸递给自己的已经拧干的毛巾,擦了擦额头上因为泡温泉渗出的汗水,又悠悠然的闭目养神去了,仿佛真的累极了一样。

我砸吧砸吧嘴,看出来清光这是在逗他们玩儿,泡着温泉的三条大佬们也都是心知肚明,知道自己那点儿小把戏瞒不过清光,但是没有一个人敢挑开了说。啧,吃瓜嘴里没点东西真难受,下次一定要记得窝里囤点瓜子——,啊,不过这种突然吃瓜的事情大概是可遇不可求吧。

等我回过神来,发现今剑和岩融已经跑到另外一个角落自己玩儿去了,大概是今剑知道清光已经看透了他们,觉得没意思所以拉着岩融自己玩了吗?哎不管了,还有三个,继续看。

咦?事情发展好像有点快……小狐丸三日月石切丸这三个怎么自己打起来了?不对,好像是小狐丸一对二?我转头看了一眼我家清光宝贝,他好像在发呆,还捂着自己的唇角。

我……我好像明白了……嗯,打的好,使劲儿打!这种狐狸,就应该直接丢出去!我忍不住为三日月和石切丸打人的动作叫好,大家都没得逞过,现在突然出现一个偷到美人香的小狐丸,呵,你惨了,看在大家都是同族的份儿上,我给你点个蜡先。

我眼睛余光瞄到清光好像要起身出去,看了一眼还在打的不可开交的三刃以及突然玩水的两个刃,叹了口气:果然爱情会令人失智吗……争抢的对象都要跑了,你们还玩个什么鬼!

转眼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好衣服的清光准备掀帘子出去,我果断从窝里爬出来悄悄跟了上去,嘛,反正那几位正打着肯定顾不上我,去找清光顺顺毛才是正道理。

出了温泉,外面的寒风夹杂着雪花直往我脸上扑,噫,好冷。但是为了我家清光宝贝,我拼了。

就在我准备扑向清光好好感受一下温暖的时候,虎彻家的两位哥哥从旁边走了过来。蜂须贺看到清光,仿佛看到救星一般迎了上去,问清光刚刚在哪儿,怎么在哪里找不到他。

我家清光宝贝回答蜂须贺的话让我瞬间多点了四根蜡烛,什么叫看三条家相爱相杀内部解决???你快收收你那恶魔尾巴!三条大佬们听到会哭的好吗!

emmmmm不过好像这样也不错?想想他们几个知道这话后的表情我都觉得今年的笑点有了。顺便一提,清光把蜂须贺拐走之后,新选组大哥那副敢怒不敢言仿佛丢了一百万一样的表情也够我笑好久了。

嗯,任重而道远,远啊。


【三日清】刃と缘(三)

*我流爷清

*ooc!!!ooc是我的!!!

*大概略有点全员宠清

*半夜脑子抽筋想起来有坑没填抠出来的产物

*逻辑已死……

*短小回忆杀预警

前文请戳头像~突然不会设置超链接了……回头补一下w

3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为看似正在熟睡的人的脸庞染了一层浅浅的金色,红色的衣服更衬得清光脸色红润。

坐在旁边守着清光的少年眯着眼睛单手撑着下巴,突然手腕一滑,本还带着些迷茫的神情瞬间清醒,第一时间看向了床上还未醒来的清光。

安定叹了口气,起身准备去拿些水来替清光润润嘴唇,就听到身后推门被拉开的声音。

“我和国广带着药研过来了,安定你先去吃点东西垫垫吧,好好休息一下再过来。”拉开推门的和泉守冲着安定摆了摆手,示意让他先回去休息。

待安定走后,药研过去检查了一下清光的情况,依旧是睡着,想开口说些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现在加州先生就好像睡着了一样,身体目前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如果一直这样睡下去早晚会吃不消的。”

“但是叫不醒啊……什么方法都试过了的。”和泉守揉了揉眉心,刚要继续说些什么,就被门口传来的声音打断了。

“主公已经找到解决办法了。”

闻言,和室中刚刚还紧张着的气氛陡然一松,几个人齐齐抬头看向来人,三日月没有去看他们,只是走到床前,以指做梳,温柔的从清光的发顶抚到了小辫子的发尾,复又揉了揉清光的脸颊,好像在看着什么稀世珍宝一样,眼中满满的都是不舍。

“是时候去接这个孩子回家了呢,他一个人在那个世界,老爷爷可是有点不放心呐。”

仔细的给清光掖好被子,三日月才走到矮几前坐下,转述主公查了许多资料找出来的解决办法。

上次清光作为队长带领新选组的刀剑出阵池田屋,刚传送回到本丸便在等着迎接他的三日月面前昏睡了过去,吓得三日月拿出极短的机动把他抱到了手入室。

本来大家都以为清光是太过于劳累,睡一会就好了,可谁知他一下子就昏睡了一天一夜都没醒。

审神者用灵力为清光检查了身体,顶着众刃快要把她身上戳出洞来的目光,硬着头皮道:“清光的意识好像并不在这里……等我去查查资料!!!”说完就飞一样的逃了。

审神者担心自家初始刀,不仅在资料室一刻都没敢耽搁,而且还详细地询问了当时出阵的几刃在出阵过程中遇到的所有事情,心里大概有了底,于是今天一大早就把三日月叫过去说想到了方法唤醒清光。

“加州被困到了自己的梦中,如果他不愿出来,那就只有一个办法。”总是带着笑的眼中透出几分坚定,“把别人送入他的梦中去,然后引导他慢慢走出来。”

“三日月先生您不会是……?!”堀川第一个反应过来,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张了张口想要阻止,但是看到三日月的眼神之后迅速换了个问题,“主公有说会有什么危险吗?”

三日月看了清光一眼,道:“如果指引不适当……大概我和他都会一辈子困在梦中吧。不过我相信加州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你说对吧?”最后那句问句谁都没有答,室内安静的只剩下清光几不可闻的清浅呼吸,好似在给三日月回应一般。

闭了闭眼,回忆中躺在床上昏睡的少年似乎和眼前的少年逐渐重合,却又慢慢分离。三日月看着眼前人趴在休息室的桌子上睡得香甜,偶尔皱起的眉头也被三日月轻轻抚平了。看着这样睡姿仿佛猫咪一样的清光,三日月不禁想到了在自家本丸沉睡着的人,也是一样的灵动可爱,只是他没有醒来的这些天,本丸都沉重了许多。

博物馆冷气开的太足,清光贪凉,在休息室找了个风口休息,应该是感觉到了凉意,染着红色甲油的手指抱紧了手臂,整个人都跟着缩了缩。

三日月见状哭笑不得,也顾不上什么回忆了,本丸的清光有人照顾,这里的清光可是只有自己了。虽然这只是一个梦,但是冻坏了自己也心疼的很。还是尽快把他带回家吧,回到属于我们的家中去。

终于拿到啦!!!先po个图再看嘿嘿

给扇子太太 @扇子♤ 疯狂打call!!!【比心】

我这什么毒奶
你们双龙组是怎么回事
是不是嫌我不够非:)
一个断我初非一个断中非
二百五六十发了我容易吗
荒总你黑蛋没了我告诉你
没了!!!!!

继续私心占双龙组tag,不妥删

托某地hg的福,成功变身暴躁老哥

真实哭泣了……向着月见黑前进……
月见黑头框真的很好看🌚

这种仿佛做梦一样的感觉😂
果然刚到九月就转运了吗,凌晨十二点半激情抽卡
连连有了,魂九也过去了
只是我刚刚初非的成就啊quq又要重头玩起了对不【捂脸】
只希望下一个ssr来的时候千万别是中非刚刚达成【闭嘴吧你个毒奶】
许愿荒总!【你醒醒】
连连已经来了,荒总你不考虑一下来我家吗!
私心占荒连tag,如有不妥删

wodema这都是什么大乱炖😂😂😂
清光你就那么喜欢当近侍吗【bu】
以及闹别扭的兼堀和后物?
注:小鸟的那张是为了找三日月近侍才乱打的,没想到冒出来自家初始刀www
私心打cp的tag

感觉这个超~适合清光啊!好好看quq

【三日清】刃と缘(二)

有生之年的更新系列……很短小的一发,前文以及设定请戳这里~
戳→(一)

2
博物馆平时总是很冷清,只有某些特殊的日子人才会多起来。于是,清光在工作之余总是会和突然出现的三日月聊聊天,听三日月讲他原来的主人,讲那些在历史上都不曾有过记载的陈年旧事。

好似诉说着别人的故事一般,清光总觉得三日月的神情过于平淡,仿佛他在下一秒就会突然消失,再不出现。

“呐……三日月,旁观历史,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呢?还有……还有你过去的主人,你是怎么看待他们的呢?”清光托着腮,红色的双瞳直直地看着三日月的眼睛。

“刚开始或许也是无能为力的吧,自己身为器物,什么都做不了。”嘴角的笑意收了些许,复又勾起,“但是,他们有自己的历史宿命,看的多了,也就看淡了。”

“至于我过去的主人嘛,和我同主的有很多刀剑,他们对前主的看法各有不同,就像晚上的月亮,明亮的一面总是黑暗,角度不同,评价也总是不一样的。”三日月迎上清光的目光,伸手拉了拉清光垂在身前的小辫子。

不知怎么地,清光看着这个人总是带着笑意,风轻云淡地将这些尘封已久的往事一笔带过,心里某处难受的厉害。三日月他是自己独自承受了多少,才能这样看似毫不在意地跟自己提起,如果是自己的话……肯定是难受到不行了吧。

拉过某太刀不安分的手,及时把自己一向仔细爱护着的小辫子从魔爪中救了出来,顺便悄悄扯住三日月华丽和服的一角,仿佛这样能给予这个人一些安慰。清光转移话题般地开口道:“诶?你刚刚说和你同主的刀剑的看法?意思是还有很多的付丧神存在吗?”

“是啊……付丧神有很多,你看在这里陈列着的刀,在某个世界里都是以付丧神的形式而存在着。”三日月顿了顿,眼神中居然透出一丝怀念,“都是一些很有趣的人呢,清光很……一定会喜欢的。”

“某个世界?三日月是不是也来自那个世界?”清光突然感到了一丝恐慌,“三日月是因为什么来到了这里呢?”

想到三日月哪天可能会突然回去,然后再也不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清光觉得自己居然有些难过,但还是扯出一抹笑,低下头拿着三日月袖口的穗子玩。

“我家可爱的小猫咪走丢了,老爷爷很喜欢他,说是爱都不为过吧,当然要来这里找到他,把他带回去了。”看着清光玩自己的衣饰,三日月连眼睛中都透出笑意,“居然跑这么远来玩,回家了可要好好教训一下呢。”

找……猫?你莫不是在逗我吧?!谁家猫会跑到另一个世界去玩啊!找理由最起码也要编一个看起来靠谱点的吧!

愤愤地翻了个白眼,心里的难过瞬间就被这番说辞给气得烟消云散:“哈,你家猫真厉害,居然穿了一个世界去乱跑,回家真的是要好好教训一下了啊!”

没想到三日月居然很赞同的点头:“是啊,他让我们大家这么担心,确实是要好好教训一下的。”

清光突然觉得背后一凉,怎么觉得三日月看了一下自己?明明在说他家的猫啊?难道……自己的动作?清光的视线定格在自己玩着穗子的手上。

悄悄的把手从三日月衣袖的穗子上挪开,清光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地像猫,偏过头不看三日月似笑非笑的眼神:“好了,不跟你说这些了,我还有工作要做呢。”

三日月唇角的笑意更深,悠悠地冲清光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就坐这里不会打扰到他。

……你坐在那里就是对我最大的打扰了好吗!这还怎么让人好好工作啊摔!

看着眼前小孩一脸的无语,但又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真的是和之前一点都没有变。

下章应该是一个回忆杀?【如果有的话x】
这个也算是很老套的套路啦,不过如果此文可以完结的话,会是he~
欢迎小可爱们在评论区提建议和不足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