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是咸鱼的安然

啊啊啊清光有那么那么好!!!
完了陷入清光沼出不来了QAQ
看完刀音痴迷三日清中……啊啊啊啊流司和麻璃央那么那么好看!疯狂打call!

这种仿佛做梦一样的感觉😂
果然刚到九月就转运了吗,凌晨十二点半激情抽卡
连连有了,魂九也过去了
只是我刚刚初非的成就啊quq又要重头玩起了对不【捂脸】
只希望下一个ssr来的时候千万别是中非刚刚达成【闭嘴吧你个毒奶】
许愿荒总!【你醒醒】
连连已经来了,荒总你不考虑一下来我家吗!
私心占荒连tag,如有不妥删

wodema这都是什么大乱炖😂😂😂
清光你就那么喜欢当近侍吗【bu】
以及闹别扭的兼堀和后物?
注:小鸟的那张是为了找三日月近侍才乱打的,没想到冒出来自家初始刀www
私心打cp的tag

感觉这个超~适合清光啊!好好看quq

【三日清】刃と缘(二)

有生之年的更新系列……很短小的一发,前文以及设定请戳这里~
戳→(一)

2
博物馆平时总是很冷清,只有某些特殊的日子人才会多起来。于是,清光在工作之余总是会和突然出现的三日月聊聊天,听三日月讲他原来的主人,讲那些在历史上都不曾有过记载的陈年旧事。

好似诉说着别人的故事一般,清光总觉得三日月的神情过于平淡,仿佛他在下一秒就会突然消失,再不出现。

“呐……三日月,旁观历史,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呢?还有……还有你过去的主人,你是怎么看待他们的呢?”清光托着腮,红色的双瞳直直地看着三日月的眼睛。

“刚开始或许也是无能为力的吧,自己身为器物,什么都做不了。”嘴角的笑意收了些许,复又勾起,“但是,他们有自己的历史宿命,看的多了,也就看淡了。”

“至于我过去的主人嘛,和我同主的有很多刀剑,他们对前主的看法各有不同,就像晚上的月亮,明亮的一面总是黑暗,角度不同,评价也总是不一样的。”三日月迎上清光的目光,伸手拉了拉清光垂在身前的小辫子。

不知怎么地,清光看着这个人总是带着笑意,风轻云淡地将这些尘封已久的往事一笔带过,心里某处难受的厉害。三日月他是自己独自承受了多少,才能这样看似毫不在意地跟自己提起,如果是自己的话……肯定是难受到不行了吧。

拉过某太刀不安分的手,及时把自己一向仔细爱护着的小辫子从魔爪中救了出来,顺便悄悄扯住三日月华丽和服的一角,仿佛这样能给予这个人一些安慰。清光转移话题般地开口道:“诶?你刚刚说和你同主的刀剑的看法?意思是还有很多的付丧神存在吗?”

“是啊……付丧神有很多,你看在这里陈列着的刀,在某个世界里都是以付丧神的形式而存在着。”三日月顿了顿,眼神中居然透出一丝怀念,“都是一些很有趣的人呢,清光很……一定会喜欢的。”

“某个世界?三日月是不是也来自那个世界?”清光突然感到了一丝恐慌,“三日月是因为什么来到了这里呢?”

想到三日月哪天可能会突然回去,然后再也不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清光觉得自己居然有些难过,但还是扯出一抹笑,低下头拿着三日月袖口的穗子玩。

“我家可爱的小猫咪走丢了,老爷爷很喜欢他,说是爱都不为过吧,当然要来这里找到他,把他带回去了。”看着清光玩自己的衣饰,三日月连眼睛中都透出笑意,“居然跑这么远来玩,回家了可要好好教训一下呢。”

找……猫?你莫不是在逗我吧?!谁家猫会跑到另一个世界去玩啊!找理由最起码也要编一个看起来靠谱点的吧!

愤愤地翻了个白眼,心里的难过瞬间就被这番说辞给气得烟消云散:“哈,你家猫真厉害,居然穿了一个世界去乱跑,回家真的是要好好教训一下了啊!”

没想到三日月居然很赞同的点头:“是啊,他让我们大家这么担心,确实是要好好教训一下的。”

清光突然觉得背后一凉,怎么觉得三日月看了一下自己?明明在说他家的猫啊?难道……自己的动作?清光的视线定格在自己玩着穗子的手上。

悄悄的把手从三日月衣袖的穗子上挪开,清光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地像猫,偏过头不看三日月似笑非笑的眼神:“好了,不跟你说这些了,我还有工作要做呢。”

三日月唇角的笑意更深,悠悠地冲清光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就坐这里不会打扰到他。

……你坐在那里就是对我最大的打扰了好吗!这还怎么让人好好工作啊摔!

看着眼前小孩一脸的无语,但又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真的是和之前一点都没有变。

下章应该是一个回忆杀?【如果有的话x】
这个也算是很老套的套路啦,不过如果此文可以完结的话,会是he~
欢迎小可爱们在评论区提建议和不足哦~

这是一个flag【bu】

限锻出货我就更新

好吧,其实我就是不想更【捂脸】

【三日清】刃と缘(一)

之前和边潇 @边潇 激情打赌……结果发现我是挖个了深坑自己跳进去还自己给自己盖好了土(。
于是就有了这个摸鱼x
*大写的ooc预警
*三日月付丧神设定,清光看起来是学生设定(。
*博物馆有很多地方大概不合常理,一切为了cp,不要当真【画重点】
*深坑!巨坑!且短小|・ω・`)
那么,开始了哦~

“哇……这就是天下五剑最美的三日月吗……果然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呢。”红瞳的少年站在展柜前,涂着红色甲油的手指点了点那层玻璃,俏皮一笑,“不过怎么给我一种老爷爷的感觉啊。”

少年名叫加州清光,目前大二历史系在读。由于家里的原因,清光一直处于半工半读的状态。不过好在清光脑子转的快,学习没有受到影响,考上大学之后靠着奖学金和平时兼职来供自己的学费和日常开销。

之前打工的咖啡馆因为清光大二开学课程时间的原因,清光决定换一个地方兼职。最后在一直对清光印象很好的院长的引荐下,清光得到了在博物馆兼职的工作。

博物馆很大,展品也很多,清光站在空旷的博物馆中似乎可以嗅到历史长河奔腾逝去而沉淀下来的气息。这,就是自己之后要工作的地方了呐。

今天博物馆刚好因为特殊原因闭馆,因此馆长带着清光去熟悉馆里之后要做的事情以及陈列在展柜中的展品。

“看见他们……总有一种熟悉感,就好像是曾经一起并肩战斗过一样。”参观过三日月,清光又看了其他的几把名刀,疑惑地挑了挑眉。

“其实,加州清光也是一把刀的名字呢。”馆长看了一眼好像对刀颇感兴趣的清光,但是并未接过话茬,只是说了一句清光听来很莫名其妙的话。

看见清光脸上的疑惑,馆长并未多解释什么,只是指了指刀剑所在的区域:“罢了……这片区域之后就是你工作的地方了。”

压下心中的疑惑,清光乖巧的应了一声,工作就这么定了下来。

学习着怎么护理那些刀剑的时候,清光发现,那些护理的动作,自己仿佛曾经做了千百次一般,流畅而完美,连旁边教清光护理程序的工作人员都觉得自愧不如。

这份兼职很快就踏上了正轨,一切都是那么日常而又美好,当然,前提是清光身边那个正端着茶杯喝茶的人不存在的话。

那是一个中午,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地面,博物馆里面的人少得可怜。

清光在博物馆的冷气中打着瞌睡,也许是冷气太足的原因,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清光揉了揉冷到有点发僵的胳膊,转头看见一个穿着蓝色和服的男人坐在自己身边,甚至在注意到清光看见他的时候还悠悠的放下手里的茶杯,冲清光笑着说了一句中午好。

“这位先生,博物馆里不允许……”那人见清光还带着点没睡醒的迷糊,轻笑一声打断了清光的话。

“嘛,加州,别紧张,一起喝杯茶怎么样?”眼前的人弯起眼睛笑得一脸……慈祥,清光注意到他的眼中居然藏着一弯新月,不自觉多看了几眼。

刚要开口问他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负责旁边区域的一个前辈给清光送来了今天下午需要用到的材料,前辈拍了拍清光的肩膀,仿佛没有注意到眼前身着华服的人一般,回到自己工作的区域去了。

愣愣的扭头用眼神打量着面前的人,清光连之前的问题都忘了问:“前辈他……是没有看见你吗?”

“只有你能看见我哦。”眼前的人喝茶喝的欢快,似乎完全没有看见清光已经石化掉了,甚至还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只茶杯,倒了一杯茶递给了清光。

虽然顶着满脑子的问号,但是清光选择相信他的话,因为那种曾经出现过的熟悉感以及熟悉的茶香在自己看见这个人的一瞬间迎面扑来,甚至连自己接过那人给自己倒的茶时的动作都是无比的自然,好似这样的动作在久远的过去发生过了无数次。

然而不可避免的,清光看向那人的眼神中还是微微带了些审视的意味:“所以,你不打算解释一下你自己的情况吗?向唯一能看见你的人。”

“……所以,你是说你是三日月宗近,就是那把国宝???”清光扭头看了一眼好好在展示柜里面放着的刀,觉得那个自称叫三日月宗近的人说的话有点扯。

“准确的来说,我是付丧神哦。”笑眯眯地抿了一口茶,三日月看出来清光眼中的怀疑,于是放下了茶杯,“唔,这样吧,加州你可不要眨眼哟。”

三日月突然消失在了清光的面前,就好像他从不曾来过那样,所有的一切都是清光做的一场荒诞无稽的梦。但是手指触及茶杯的热度又不断提醒着他这一切是真实发生过的。

清光略有些呆滞地转身看了一眼国宝三日月,在博物馆灯光的照耀下,刀身反射的光芒刺的清光偏过了头。

还未回过神来,一如方才的突然消失,三日月又重新出现在清光面前,伸手揉了揉少年柔软的发。

“你刚刚去哪了?”连清光都没注意到自己的言语中带了分急切,“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还真是被吓到了啊。”

“加州你刚刚还看我呢,老爷爷我在那里可是看的很清楚哦。”
……
哦,原来是回刀里面去了啊。不过这人说话的感觉好像真的和三日月有点像?老爷爷什么的……心里嘀咕着,清光喝了口茶压惊:“什么嘛,明明看起来很年轻还很好看啊,跟老爷爷哪里像了……”

“作为刀,我可是活了很久了哦。不过加州说我好看,我很开心。加州也很可爱哟。”

居、居然被一把刀给撩了!这个世道居然连刀都那么会撩人了吗!

平常总把可爱挂在嘴边的清光这个时候也有点受不了这人带着认真的眸子直直看着自己,然后夸自己可爱,自己还是会脸红的好嘛!

“三日月,我可以这么叫你吗?你的眼睛很好看呐,感觉就像是,夜空。”揉了揉脸颊,假装自己的脸红是自己揉出来的清光抬头看见三日月的眼睛,开口道。

“当然……可以。”

清光敏锐的注意到三日月的声音有些发抖,略带疑惑地又叫了一声:“三日月?”

“啊,年龄大了有些跑神呢。”眼前的三日月依旧笑得一脸慈祥,差点让清光以为自己刚刚的感觉只是错觉。

“老爷爷要去休息啦,加州,明天见哦。”这次三日月消失地彻底,连递给清光的茶杯都消失了。

回味着那人身上独有的茶香,清光揉着眉心晕晕乎乎地投入了今天的工作,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付丧神的存在啊……

“真的久违了……这一声三日月。”回到刀身里面的三日月看着少年忙碌的身影,眼中满满的都是怀念。

突然好担心考试了_(:з」∠)_

看了这么久还是决定把清光光明正大地【画重点】换回近侍了,之前因为谦信限锻坠机说要让他在本丸养老一直到他极化(。
但是发现晚上一队放置单骑的时候突然没有了人选,心里特别空落落的,所以每晚悄悄换回去【小声】

在这里还是要说一句,声优是声优,角色是角色,因为别的事情迁怒到自己“喜欢”的角色身上,那真的是喜欢吗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我永远喜欢加州清光,就算他不出货,就算他皮,就算他……让我那么心疼,我家初始刀我自己宠着!

祝自家兼三岁儿童节快乐233333
虽然图片一点都不兼三岁(

悄咪咪上个岸
二十多万资源终于出小龙了_(:з」∠)_
推荐大家清晨五点多去锻刀
昨天锻了三次有一个320是茶球,今天就出货了
而且,发现那个时候锻刀还能上世界履历【捂脸】
感谢我家阿兼!不愧是我第一个氪鸟接回家的刃!你和你家堀宝一个月的内番免了,度蜜月去吧x